您的位置 : 颜夕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寒门贵妻

更新时间:2019-10-15 13:54:16

寒门贵妻 连载中

寒门贵妻

来源:有书阁作者:巫山不是云 分类:言情 主角:秦瑟谢桁

经典小说《寒门贵妻》是秦瑟谢桁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巫山不是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秦瑟被人从河里捞上来的时候,喝了太多水,呛得有点懵,就听见附近叽叽喳喳地声音响个不停。 “老谢家的媳妇,又寻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瑟都没时间反应,就被浇了一身。 

    她感觉到身上黏黏糊糊的腥臭味儿是黑狗血,伸手抹了一把脸上沾着的血迹,睁开眼,就看到王屠夫拎着一个大木桶,眼里带着泄愤的恨意盯着她。

    “小贱皮子,我还没法子收拾你了!人都说鬼东西最怕黑狗血,我看你还往哪儿逃!”王屠夫拧着嘴角,带着扭曲的笑意。 

    秦瑟擦了擦嘴边残余的黑狗血,心里的烦躁达到了顶点,她阴测测地盯着王屠夫,呵地一笑:“姓王的,你特娘的有完没完?我看你才是中了邪,鬼上身吧?自己有病就去治,一大早在这发什么疯?怎么滴,想碰瓷?” 

    “你,怎么会……”王屠夫胸有成竹地盯着秦瑟看了一会儿,听得她中气十足的喝声,他愣了好一会儿,左看右看,将秦瑟从头发丝看到脚尖。 

    见她一点异样都没有,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神色,王屠夫傻眼了。 

    他听人说过,那种鬼东西最怕黑狗血,特意连夜去抓了一直黑狗放血,怎么会不管用?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呵,我看姓王的,你不仅是疯了,你还瞎了眼!”秦瑟闻着身上臭气熏天的黑狗血,呛得没有好脾气。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不怕黑狗血?”王屠夫还是满脸的不敢置信。 

    谢桁听到动静走出来,就听到他这一句。 

    再看秦瑟一身的脏污,少年的脸顿时紧绷起来,眼底透着厉色。 

    他一把抓过来秦瑟,低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没有,就是一大早被疯狗泼了一身血,晦气!”秦瑟忍不住抖了抖身上的血,颇为烦躁地道。 

    “你才是疯狗!不,你是中了邪,你根本不是秦瑟!”王屠夫叫嚷起来。 

    一大清早,他这声音不亚于魔音穿耳,瞬间惊动了街坊四邻。 

    谢桁将秦瑟拉到身后,扭过头,黑沉的眼里透着怒意,“王大虎,我看中邪的人是你!昨日,你发了疯一样,带着女儿去李家,被李家毒打一顿,却来找我们家瑟瑟发难,还当众持刀行凶,你让街坊四邻看看,中邪的人到底是谁?” 

    谢桁的每一句,都掷地有声。 

    刚听到动静出来的左右邻居,听到谢桁的话,再看秦瑟身上的黑狗血和王屠夫手里的木桶,他们就把今天发生了什么,在自己脑海里拼凑了个大概。

    当即有人便止不住地道:“我说老王啊,你干啥总跟人家俩孩子过不去?” 

    “就算人家没爹娘了,你也不能可着人家欺负啊!” 

    “就是!昨天你闺女亲口承认,与人私通还怀了身孕,为了隐瞒把人家秦瑟推下了河,你还挥刀要杀秦瑟,我看中邪的人确实是你吧?” 

    “我就没见过这么厚颜**的人!你闺女**,未婚先孕,李家不认,你就来找人家撒气,天底下还有这样的道理?” 

    听得左右四邻都在帮秦瑟和谢桁讨伐他,王屠夫羞愤交加,吼道:“你们懂什么?你们仔细看看秦瑟,看看她!她哪里还是以前的秦瑟?根本就不是!她一定是掉下河的时候被脏东西附了身,一定是的!” 

    “我看你真是疯了。”秦瑟拉住想要开口的谢桁,站出来,“你见过有鬼东西大白天出来的?你见过有脏东西被泼了一身黑狗血,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的?王屠夫,我看大家才应该怀疑你是被脏东西附了身!” 

    大家伙闻言都朝秦瑟看了看,太阳初升,秦瑟脚边影子都在。 

    是啊,哪有鬼有影子的? 

    有人就说道:“王大虎,够了!你还嫌你们家不够丢人啊?” 

    “何止是丢人,简直丢到家了!” 

    “老王啊,我看你最近真是病糊涂了,赶紧上镇子上医馆看看吧,别再这闹了,再闹下去,小桁他们两口子一报官,你准得蹲大狱去。” 

    “我已打算报官。”闻言,谢桁忽然开口,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王屠夫,语气坚定,“昨日此人持刀行凶要伤我妻子,今日又在此堵门,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定要报官,绝不再姑息!” 

    王屠夫一愣,一看谢桁的神色,他就知道谢桁不是说谎,顿时浑身起了一层冷汗。 

    他昨天当众持刀行凶,要砍秦瑟,许多人都是看到了的。 

    若是谢桁去报官,就算杀人未遂,按照本朝律例,他也得挨十大板子。 

    本朝板子要脱了裤子,按在县衙门口当众打…… 

    到时候才是在全县城人面前丢光了里子和面子。 

    王屠夫想到这一点,拔腿就想跑。 

    谢桁的声音却从他身后,凉凉地响起。 

    “就算你现在跑了也没用,待我一报官,衙役自会去你家找你,我就等着与你对簿公堂。” 

    王屠夫脚步一踉跄,僵硬地转过身来,“谢桁为了这一个小**,你真要报官抓我?” 

    “辱我妻子,我更该报官。”谢桁沉声。 

    王屠夫:“……” 

    秦瑟很意外地望着谢桁的侧脸,就看到少年神色坚定维护着她。 

    村里多是和事老,能少一事便少一事。 

    便有人道:“我看算了吧,真要报官,到时候闹得都不好看,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人,不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此言一出,有不少人附和。 

    谢桁闻言,拉住秦瑟的手,朗声道:“叔公说得对。”他看向王屠夫,“看在都是一村人的份上,我可以放过你这一回,但有个条件。” 

    王屠夫回头看着谢桁,压下心里的羞愤,“什么条件?” 

    “你要当众对我妻瑟瑟致歉!”谢桁补充道:“就现在,此刻。” 

    “你,你要我跟她一个……道歉?”王屠夫气得差点脱口而出小**三个字,但瞧见谢桁凉凉的目光,他硬是改了口,但脸上依旧满是愤怒,可以看出来,想让他跟秦瑟道歉绝对不可能。 

    秦瑟亦是没想到,谢桁开出来的条件,是让王屠夫给她道歉,她看了看谢桁坚持的模样,心里莫名有些甜丝丝的。 

    “你若不致歉,便准备对簿公堂吧。”谢桁淡声,但不容置喙。 

    王屠夫气得一噎。 

    瞧见王屠夫还不肯依,便有人劝和道:“老王可以了,本来就是你做错了,就该道歉。现如今小桁不计较,让你道个歉就完事,不再报官,那已经是退了一步,你就别再得寸进尺了,赶紧道歉,要不然你就真得去挨板子了。”

小说《寒门贵妻》 第十二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逆袭小说
  3. 冤家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