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颜夕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玄宗末战

更新时间:2019-10-09 17:00:41

玄宗末战 已完结

玄宗末战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杭州城市公子 分类:历史 主角:陈鼎韩月仪

独家完整版小说《玄宗末战》由陈鼎韩月仪所编写的历史军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杭州城市公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玄宗从周朝开始,暗中操纵整个天下,转瞬到了二十世纪初,遭遇到了三千年来最大的变局。最强的江山宗贵胄陈鼎,受到命运的无情摆布,未婚妻惨死,被囚十年,等他恢复自由之身,更加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原本弱小的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月仪笑着请陈鼎坐下,包厢里面有两张沙发,他们正好面对面地坐着,中间有一个茶几,丫鬟端来茶水和西点。茶水是红茶,佐料有牛奶、砂糖等;西点是蛋糕、曲奇饼干等小吃,精巧细致。

陈鼎是南京人——现今中国的首都,邻近上海,又在北平就读大学,对于这种西式的下午茶也不陌生。正好之前才吃了一半的牛排,就赶着去处理煞气的事情,肚子还饿着。他当然可以回去把剩下的冷牛排吃掉,然而刚刚经历过尸山血海,哪有胃口吃肉,眼下他也就不再矜持,就着红茶,吃起小蛋糕来。

韩月仪倒是没有怎么吃喝,她端着红茶,偶尔微微沾了几口,差不多等到火候足了,这才慢悠悠地问道:“米斯特陈,那玄宗究竟是什么?我也算饱览群书了,却闻所未闻。”

陈鼎笑道:“我等身为玄裔,我们的团体就称为玄宗,宗的本意是崇拜祖先的祖庙,玄裔聚集在祖庙之下,就组成了玄宗这个团体。玄宗比较特殊,隐匿于世间,与世人接触,却不为世人所知。偶有一些人事让人记录下来,也被认为是野狐禅,一笑了之。”

“那玄裔是什么?”

“我们自认为是仙人后裔,身负仙人灵脉。灵脉让我们能够感受、掌握天地之间的气息,用以施展道术,所以我们自称玄裔。”

韩月仪又问道:“既然你们自称玄裔,那叫我们这些非玄裔的人是什么?”

“世人。”

韩月仪自言自语:“说的好自负,玄裔玄裔,天赋血脉,说得和西洋那边,自认为神之选民的家伙一般。”

陈鼎暗暗好笑,西洋的玄裔,就自称神的选民。

韩月仪又问道“米斯特陈,我颇是好奇,那道术真的如此神奇?”

陈鼎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我们玄裔,能够利用各种气息,做出超乎想象的事情。比如方才,青铜匕里面,蕴藏有极其厉害的煞气,危险至极。”

韩月仪问道:“我观察到那些受害的民众,有的尸身炸开,莫非是煞气充体,导致身体炸开?”

陈鼎说道:“你观察得非常仔细。由于这股煞气极为强大,试图侵占人类的肉体之时,若是人体不能支持,最终被活活炸开。有的人体能够支持,意识被抹去,化为行尸走肉。”

韩月仪说道:“原来如此,我算是长见识了。之前常年呆在海外,一直不知道国内原来有如此神奇的法门。”

陈鼎微笑道:“那倒不是,国外亦有神奇的法门。只是普通人极难接触,你不知道也正常。这次你若不是偶尔遇见了我,也不会了解到玄宗的存在。”

韩月仪好奇地瞪大的眼睛,问道:“那么我可以加入玄宗吗?”

陈鼎笑而摇首,拒绝了韩月仪,然后说道:“玄宗非世人所能涉及,小姐这次意外遇见,能够无碍,已经是大幸了,请不要再深入,否则难保有失。”

韩月仪顿时非常失望,撅着小嘴生气。

陈鼎又道:“晚上我得去追赶那些马匪,查看一下,究竟是什么人在作祟。”

韩月仪眼睛马上一亮,面露微笑,不怀好意地看着陈鼎。

陈鼎立即大为后悔,干嘛闲得蛋疼,把这事情告诉韩月仪,又没有她事情。眼下自己的感觉,就如被一头狡猾的狐狸盯上的小鸡了。

陈鼎仓惶告辞离开,用火车上的电报机,给家里发了一份电报,报个平安。其实这次离开北平,是仓惶出逃,正常的话,应该回到南京,不要涉入此事。但是陈鼎总觉得不能如此轻易放弃,心想自己是个无名小卒,在北平呆了好几年都没人理会,应该不至于被敌人注意吧。

然后陈鼎让火车上的司乘把他的行李托运回家,而自己去找乘警买马。之前马匪兴师动众,一人一骑前来劫车,结果被韩月仪和他的保镖打死了数人,落荒而逃,丢下一地尸体和马匹。尸体被乘警搜罗起来,准备交给当地政府处置。马匹值钱,则不能便宜了当地政府。陈鼎就花了若干大洋,买下两匹马,便于连夜追击。

陈鼎检查了一下马匹,是两匹蒙古马,马匪们把马养得健壮结实。马上还有马鞍、水袋、干粮、马灯和手枪、子弹,乘警一并送给了陈鼎,倒是也方便他。

他的马术不算太好,幸好马还驯服,陈鼎骑上一匹马,眺望远方,现在已经是晚上七八点时间了,夜色降临,月朗星疏,白光如流水一般,淌在整个华北平原之上,照得清清楚楚,一直可以望到远方的地平线。

陈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捕捉那细若游丝的气息。周边气息平稳,那青铜匕留下的煞气痕迹非常显著,他确定了正确的方向,就驾地一声,策马赶去,离那停顿的火车越来越远。

他根本不会知道,与此同时,有一个人影从火车的车窗里面偷偷地爬了出来,轻巧地落在了地上,正是一身劲装的韩月仪。她恢复了福尔摩斯的装扮,腰间还挂着两把又长又粗的手枪,瞅着马蹄滴滴答答响彻的方向,可爱地吐吐舌头,不屑地说道:“哼,别以为什么玄宗就了不起,本名侦探不仅可以破普通的杀人案件,神神怪怪的案件也不在话下,我来也!”

韩月仪拔腿朝乘警的车厢跑去,她不是傻子,光是凭两条腿,绝对追不上陈鼎,之前就暗中旁敲侧听,打探到乘警搜罗了若干马匪的马匹,于是赶过去想办法弄几匹马。至于弄的办法,绝对不是学陈鼎花钱购买,而是是偷!

马匹不能关在车厢里面,所以暂时被乘警系在外面,反正火车还没有开启,等到把之前死人的三等车厢收拾干净了,马匹塞进去,到了浦口就可以卖掉换钱。

韩月仪小心翼翼地查看,发现马匹附近,有一个乘警抱着一把步枪,睡在地上,呼噜打得震天价响,不由得摇摇头,蹑手蹑脚摸过去,把缰绳解开。那马儿也是驯服乖巧,任人操持,不发出一声,韩月仪暗暗惊喜,定睛一看,发现原来马匹嘴里含着嚼子,难怪不出声。

韩月仪也想不通为啥马嘴里面有嚼子,懒得管呢!径直骑上马匹,另外一只手拉着还有一匹马,轻轻拍打马**,逐渐远离火车,等到差不多距离了,便哈哈大笑,策马狂奔。

乘警蓦然惊醒,大呼小叫马被偷了,可是哪来得及,韩月仪老早逃之夭夭了。

小说《玄宗末战》 第7章 玄宗秘闻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冤家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