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颜夕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一剑九州寒

更新时间:2019-10-09 14:45:48

一剑九州寒 已完结

一剑九州寒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檐上去年尘 分类:武侠 主角:李龙浅兰傲雪

《一剑九州寒》是作者李龙浅兰傲雪最近创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一剑九州寒》精彩章节节选:江湖,本就是个侠之大义,情之缠绵的糊涂东西。那年,李龙浅与兰傲雪初见,便许下诺言,今生非你不娶。那年,李龙浅一身青衫一把木剑,离开了那个原来很大现在看起来很小的客栈。那年,二人许下诺言,我若大仇得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苍生论》是陈兴修而立之年所写,当时的陈兴修还不是现在的陈兴修,现在的陈兴修已然是走完了知天命,眼看着就要到了耳顺的年龄,孔子有云:“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其意便在十五岁立志于大学之道,三十岁自立于道,四十岁无所迷惑,五十岁懂得天道物理,六十岁所闻皆通,七十岁能随心所欲而不越出法度。

所以这本《苍生论》便是三十岁的陈兴修自立于道时的想法,等陈兴修到了六十岁的时候,再看这本书难免会觉得其中有很多的残差偏漏狂妄自大之处,而陈兴修最不满意的三点,恰恰就是李龙浅刚刚说的这三点,但是这本书在陈兴修当上宰相之后便广为流传,所以即便陈兴修现在想改,也是来不及了,而且只要现在改了那就相当于向全天下承认自己当时错了,毕竟六十岁的人都不想承认自己三十岁犯的错,陈兴修虽然是当今朝堂之上的首辅之人,但是他也是凡人一个人,只要是凡人就难免会犯错,只要是犯了错,难免就会不想承认,平民如此,宰相亦是如此。

……

李龙浅说完这三点之后便飘然离去,走在那浩瀚的书海之中寻找自己觉得可以一读的书籍,听完这三点的姜承载则是震惊不已,要知道这三点可是姜承载就算活到现在,翻看《苍生论》不下十次都不曾总结出来的道理,但是今天却被眼前的这个年纪刚刚二十的少年看透,姜承载心中暗道:“难道真的是自己老了?”

当然了,这种想法也就在姜承载的心中闪现了那么一小次,随即便散成了云烟。

用李龙浅的话讲,只有老人才会不服老,很明显姜承载是真的老了。

半个时辰之后,李龙浅拿着一本《风雪厢记》从书库之中走了出来,姜承载看见这本书以后扶着胡须笑道:“你这小子难不成看上了谁家的姑娘?”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龙浅翻看着手上的《风雪厢记》,语气散漫心不在焉的问道。

“看这书的只有一种人。”姜承载笑道。

“那种人?”李龙浅问道。

“思春的小娘子。”

“那你的书库之中为何有这本书?难不成你这一大把年龄也学人家小娘子思春不成?”李龙浅合上手上的《风雪厢记》笑嘻嘻的问道。

“你……”姜承载再次被李龙浅气的满脸抽搐。

“行啦,看上了又怎样?反正我也是到了年龄,不像某些上了岁数的老年人还不知廉耻,偷偷的思念着不知道谁家的寡妇。”李龙浅并没有因为心中隐事被揭穿而感到羞愧,反而一脸理所应当的回了姜承载一句。

“你……”姜承载脸部抽搐好像更加厉害了。

“行了,不说了,再说你非得抽过去不可,出去下两局啊?”李龙浅拍了拍腿上的灰尘随后站起身便要奔着屋子外面走去。

姜承载站在原地看着李龙浅的背影,脸上的抽搐虽然缓解了不少,但是那微微发亮的红晕还是没有消去,要知道姜承载书库之中的这本《风雪厢记》那是自家的小姑娘闲来无事看的,看了几日之后小姑娘就觉得过于造作,便弃之一旁,再未拾起。

姜承载原本就是爱书之人,见不得自家姑娘这般糟践书本,便收拾到自己的书库之中,谁知道今日偏被自己最怕的人发现了,然后还让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羞辱了一番,这要是传出来,自己这张老脸可要往哪放啊?

姜承载暗暗发誓等着李龙浅走后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书房,这类事情要是再发生,姜承载这张老脸可算是真的要丢个精光。

……

出了书房之后往前几步就是姜承载自家的院子,院子当中有一座硕大的石墩,石墩之上便画着纵横各十九条黑线,这石墩便是一个浑然天成的纹枰,石墩的两角则放着两盒棋子,黑的发亮,白的则剔透。

李龙浅坐在石墩子旁边的小凳子上面,自顾自的把玩起了棋盒之中的棋子,要知道姜老先生这两盒棋子那可是知县大人贾天工有求之时特意从长安城派人送来的棋子,据说棋子是什么菩提子所做还是什么来的,李龙浅也是记不清了,反正就是很昂贵的意思,但是李龙浅无论怎么把玩,感觉都没有自家老奴从河中捡来的小石子用着顺手,李龙浅觉得自己可能就是那苦命的人,用不惯人家富贵人家用的玩意。

“哎呦,要跟我爹爹下棋了啊?”

闲来无事的姜幼芙把李龙浅送到书房之后便回了闺房,在闺房待了一会便觉得屋子里面有些闷,想着李龙浅也该走了,所以就准备出来透透气,但谁曾料到这刚一出门便遇见了这个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人。

李龙浅不回头也知道是谁说的话,语气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你爹爹跟我说了,今天我要是赢了,他便把你许配给我。”

“胡说,我爹爹才不会把我许配给你这样的臭无赖。”姜幼芙瞪着大眼睛怒斥了一声。

“你别着急,只不过我没答应,后来你爹爹说,我要是赢了就把你家后院养的那几只大母鸡送我回家炖肉,这我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了下来。”李龙浅满脸正经的解释了一句。

“你……”

姜幼芙跟姜承载哑口无言的模样如出一则,此时父女二人应该都会怨恨自己的娘亲为何给自己生了一张笨嘴,哪怕是伶俐一点也不至于被眼前这个家伙欺负成如此模样。

“芙儿怎么了?”这个时候姜承载走了过来看着姜幼芙问道。

“爹爹,你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臭无赖,最好杀的他这辈子都不敢碰棋,杀的他屁滚尿流!”姜幼芙躲在姜承载的怀中恶狠狠的指着李龙浅喊道。

“你们两个啊。”姜承载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缓缓坐在李龙浅的对面,然后顺手拿起了身边的黑棋。

“啪!”

一声脆响,子落天元。

李龙浅眯着眼睛看了看姜承载随后撇着嘴说道:“你这人,年老不知让年幼,倒是自觉的持起了黑棋。”

姜承载无奈只好把手边的黑棋送到了李龙浅的身边,然后接过李龙浅递过来的白棋。

其实今天不是李龙浅第一次跟姜承载对弈了,李龙浅的棋艺可以说是老奴教了三分有一,姜承载教了三分有一,剩下的便是李龙浅自己琢磨出来的道理。其他的地方李龙浅可能并不服姜承载,但是唯独下棋这一项,李龙浅不得不服,李龙浅八岁便和姜承载对弈,直到今天李龙浅都未曾赢过一次,想想自己都不如人家老奴,最起码说出去还是赢过一次的。

姜承载这个人虽然平日里看着学识渊博,为人慈厚,但是下起棋来那是一个精细夺巧,邃密精严,步步杀机,用李龙浅自己的话讲,那叫一个狡猾,比隔壁王寡妇的**还滑。

至于李龙浅的棋力?

用姜承载的话讲,四个字荒谬至极!

李龙浅下棋从来就没个正经的棋路,根本就不知大棋为何物,人家下棋往往都讲究个不走废棋不撞气,但是李龙浅偏偏反其道行之,时而走东时而做西,姜承载跟他下棋往往就觉得跟一个小孩子下棋一般,昏招不断,惨不忍睹,虽然看着什么都不懂,但是不一定什么时候一招险棋杀的你毫无招架之力,所以姜承载跟李龙浅下棋很伤神,而还经常容易把姜承载往偏路上带,都说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姜承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道理,反正随着李龙浅年级越来越大,李龙器的棋路也是越来越荒谬了,姜承载赢的也是越来越费力气了。

李龙浅盯着棋盘之上死局,挠了挠头随后便冲着一旁的姜幼芙问道:“你觉得落哪合适?”

姜幼芙冷哼一声,随后随便给李龙浅指了一个位置。

“啪!”

李龙浅想都不想直接落子。

姜承载脸庞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姜承载看着黑白相间的棋子面无表情,拈子不肯落子,他万万不曾想到原本理应死水一片的黑棋,此时竟因为李龙浅这一子,竟然有活了的气象,就连一旁的姜幼芙也是捂着小嘴没想到自己的竟然真的救活了原本已经要死了的黑棋。

“这一步,妙!”李龙浅笑呵呵的冲着姜幼芙赞美了一句。

“哼!”姜幼芙冷哼了一声,便转过头去懊恼不已,悔恨自己指哪不好,偏偏指了那里。

姜承载沉思片刻之后方才下子,这一子再次把李龙浅的棋局打乱,李龙浅不慌不忙沉着应对,十手之后,李龙浅便弃子投降。姜承载看见李龙浅放下了棋盒,方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今天这棋只能有用一句话来形容:“前所未闻的荒谬!”

“你下棋这么厉害为何不去宫中皇帝老儿身前混个国手棋侍这类的官当当,那银子可不比你这教书先生来的痛快的多?”放下棋子之后,李龙浅看着姜承载问道。

姜承载笑而不语。

“走了。”

李龙浅自知无趣,便拍了拍**奔着姜府的大门外走去。

小说《一剑九州寒》 第十三章:前所未闻的荒谬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搞笑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