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颜夕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万律一抹红

更新时间:2019-09-30 14:15:26

万律一抹红 连载中

万律一抹红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华秀兰 分类:职场 主角:茵茵欧阳丽丽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万律一抹红》的小说,是作者茵茵欧阳丽丽写的一本职场推理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茵茵是211高校毕业的法律生,入行律师业5年,柔肩担正义,巾帼建功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茵茵在市检察院办完事情,路过检察立案大厅,准备回律师事务所,刚到大门口,听到背后有人喊她。

“茵茵律师,能在这里见到你,也是运气好。”一个消瘦、憔悴、满脸皱纹的老妇人,正从立案大厅的椅子里站起来,举着拐杖缓慢地向她走来,“我到过你律师事务所,没看到你。”

“你到这里,有什么事?”茵茵问,“你老人家从哪里来的?”

“我在检察院申诉科立案,每个星期一,来一次,看我孙子的申诉案立案了没有。‘’老妇人说,“为了这个申诉案,我前前后后跑了一年了,案子也未立。”

“到律师事务所,我们慢慢谈。”茵茵牵着老妇人,上了车。

十五分钟,到了律师事务所,王建给老妇人倒水喝。

“你孙子的父母亲,哪里去了,他们不关心自己的孩子?”茵茵问,“他们还是最亲的近亲属,他们应该付出更多的义务。”

“在我孙子五岁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又各自成了家。”老妇人说,“他们都去了远方,连在哪里不知道,平时又没什么来往。”

“那抚养费,他们也没给?”茵茵说,“抚养子女,是做父母的义务。”

“全靠我一个人的工资与退休金,我是农村小学教师退休的。”老妇人说,“我的工资,三个人开销,老胖、我、孙子,哪里够用呢。”

“你为什么要坚持为你孙子申诉?”茵茵问,“我想听听你的理由。你的那些判决书、申诉书、证据,我有时间,再认真看看。”

“我的孙子,从没不会对我讲假话。”妇人说,“我姓孟,叫孟滔花,现在62岁,上世纪70年代的师范生。”

孟滔花继续说,茵茵听,王建助理做笔录。

对判决文书,我也理解一点。我曾经到监狱探望过孙子,我问他,三人开始密谋抢劫时计划只抢劫那个女的三万元,为何判决书变成抢劫十万?抢劫那个女的三万元,他给出的理由是说那个女的,虽然开着宝马上班,但也是个开烘焙店的,做小生意的,现金一天最多三万元。至于判决书认定他们抢劫十万,就不清楚了。他们三个人,其实一分钱也没到手,因为那个女的中途逃跑并报案。定抢劫十万,这罪行就更重了。对于劫数额的问题,我问过本案主犯姓湛的父母好几次,他们到监狱探问过他的小孩,说是抢劫四万元现金。这是判决书的第一个疑点。

第二个疑点:三个人在寻找抢劫对象时,我孙子在场。买各种做案工具如帽子、尼龙绳、封口胶、柴刀、汽油等,他在场。就是在抢劫的当天,他发生交通事故,在医院住院,根本没去。既然没参与共同抢劫,就不应该判刑。

第三个疑点是:这个案件,一审后,家属上诉到中院,中院维持原判。最可恼的是,省检院抗诉,三人都加刑,比原判更重。

茵茵正看着高院判决书。

“你的孙子叫郎吉林?”茵茵问。

“是的。”孟滔花点点头,“茵茵律师,你看郎吉林够不够判刑?”

“这个问题,我还要认真看过所有起诉书、判决书、证据。”茵茵说,“并到监狱里去会见被告,了解案件有关情况,核实有关证据以后再说。现在无法答复你,律师说话办事,建立在证据之上。”

“王建,把本案孟滔花的第三个疑点,向她解释清楚。”茵茵对王建说。

“一审后,家属上诉到中院。”王建说,“中院是不能对被告人加重处罚。这是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审程序的审判原则。上诉不加刑原则,只适用于被告人或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提出的上诉的案件。就算是一审判决被告人的刑期过轻,也不能改判,只能维持原判,驳回起诉。但当本案生效之后,检察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出抗诉,法院依法受理,重新审判,不受上诉不加刑原则影响,可以加重被告人的处罚。”

“关于本案抢劫数额额问题。”茵茵说,“现在是无法答复你,要去法院档案室调取本案档案查阅,调查相关人员之后,才能确定本案抢劫数额额问题。这个问题,是本案量刑的关键。抢劫数额3万元与4万元,量刑不是一个档次。抢劫罪数额巨大的认定标准为4万元以上,依法应当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抢劫数额3万元,适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个疑点,还是王建解释一下。”茵茵对王建说。

“你孙子郎吉林与本案另外两个人,三人密谋、购买做案工具。”王建说,“以暴力、胁迫方法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虽然未抢得一分钱,那也是已构成抢劫罪(未遂)。你孙子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就是在抢劫的当天,发生交通事故,没去成,郎吉林属于预备犯。我国刑法规定,为了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是犯罪预备。但对于犯罪预备的处罚,我国刑法规定,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从这一条规定来看,我国刑法处罚犯罪预备为原则,实际上刑法以处罚预备犯为例外,只处罚那些重罪预备犯,如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或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但本案真实情况没有看到资料,无法精确解释。”

“王建律师,从你说说的来看。”孟滔花说,“郎吉林可能无罪。”

“这个要看了全部案卷材料再说。”王建说,“有没有罪?那是法院的事情。律师只能提供犯罪嫌疑人或被告无罪或罪轻的证据。”

“不管结果如何,本案委托你们。”孟滔花说

“本案分两个阶段来处理。”茵茵说,“代你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提交资料,参加再审申诉听证会等,这个阶段中我是代理人身份。如申诉成功,法院决定启动再审程序,重新审理本案,案件回到了生效裁判作出的一审,此时我的身份律师辩护人。”

“只要你们管本案就行。”孟滔花说。

“你今天先回去,等我们的消息。”茵茵说。

孟滔花说不尽的感谢,回家了。

小说《万律一抹红》 第十五章 奇怪的“抢劫”(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未来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