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颜夕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官路雄才

更新时间:2019-09-25 10:20:23

官路雄才 已完结

官路雄才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别有洞天2 分类:官场 主角:钟成李倩

主角是别有洞天2的小说叫《官路雄才》,是作者钟成李倩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官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钟成,从一介布衣到一方大员,靠的是智谋,靠的是打拼。为官之路,既有权斗的荆棘,又有情爱的芳香。《官路雄才》,说谋说计说官场之雄才巧略,写情写爱写人生之得意风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接着周大贵压低声音又说了几句话,一伙人都把目光转向了邓玉霞,坏坏地笑了起来。

钟成猜测,他们说的肯定是关于邓玉霞的。邓玉霞虽然没听清楚,但一看周大贵等人的表情,也知道不是好话。她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时,渡船已经开到了河的中心。湘河流到这一段,靠岸的水流看起来很平缓,但是到中流却十分湍急。上游的大驳船也开了过来,距渡船十来米。何老西加大马力,总算在驳船开到之前把渡船开过了河心。驳船在渡船后面插身而过。

周大贵得意的说:“这叫有惊无险.怎么样?何老西,是不是没撞着?”

何老西说:“有周大哥在船上,它怎么敢撞?”

周大贵哈哈大笑。

这时,船身突然剧烈摇晃起来,原来驳船开过时掀起了大浪。小小的渡船经受不住。

钟成一看不好,连忙取下救生圈,对邓玉霞说:“搞不好船会翻,会不会游泳?”

邓玉霞说:“我会。”

渡船在摇晃几下之后,真的翻了。在翻船之前,钟成和邓玉霞跳进了河中。他们都会游泳,加上又有救生圈,所以并不惊慌。

周大贵等人也都是在湘河边长大的人,个个都会游泳。船翻之后,各自努力向岸边游去。

突然又一人说:“怎么没见周大哥?”

大家这才发觉,周大贵不在身边。回头一望,一个人正在后面扑腾挣扎着,快要沉下去了。不用说,周大贵腿抽筋了。

几个小混混游得快,都快到岸了,距离周大贵很远,明显鞭长莫及。钟成和邓玉霞因为扶着救生圈,游得慢一些,距离周大贵不到十米。

几个小混混喊道:“喂,你们救救周大哥!”

邓玉霞说:“这个**,让他淹死了,也算是老天爷替我们除了害!”

钟成说:“人命关天,救人要紧!你有没有把握游到岸上?”

“我没问题!”

钟成果断地向周大贵游去。

邓玉霞见过许多救人不成反被连累淹死的悲剧,这落水的人总是拼命地拉住来救他的人。她担心钟成有事,就也推着救生圈前来接应。

周大贵眼看就要沉下去的时候,钟成及时赶到拽住了他。为了防止周大贵乱抓乱抱,箍住自己的手脚,导致同归于尽,钟成不让他的手抓住自己,而是从周大贵的背面夹住周大贵,向岸边游去。

周大贵的身子很沉,还不断地在挣扎,游了几下,钟成就吃不消了。钟成想,情况有点不妙。他已经做好了万一吃不消的时候,放弃周大贵的准备。他可不想为这个无赖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如鸿毛。

又游了几下,钟成决定放弃。周大贵,对不起了,你去死吧!你死了,地方上就多一份平安。你到龙宫里去当黑老大吧!

正在这时,邓玉霞带着救生圈赶到了。周大贵的一条命才保住了。

俩人把他带到岸上,几个小混混早已弄了一辆车来,他们抬上周大贵,急忙赶往医院。

何老西在岸边哭泣着,他的渡船早被冲到下游老远去了。

挎包虽然还在身上,但行李早已“随波逐流”去了。钟成道:“我的被窝。今晚没被窝睡了!”

邓玉霞说:‘没事,到我的被窝里去睡!”

钟成一愣!这小媳妇这么豪放,初次见面,就让我钻她的被窝?

邓玉霞知道自己话说快了,连忙补充:“我那里有多的被子!”

钟成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我钻你的被窝呢!”

邓玉霞说:“你要愿意钻,你就钻吧!我又不亏!”

钟成没想到邓玉霞会这么说,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邓玉霞说:“我们快点回管理区换衣服吧!别冻凉了!”

俩人叫上车,直接开到管理区的宿舍。

这个时候,管理区的几个干部刚刚下乡回来。

邓玉霞已经给他们讲起了今天过渡的惊险情节。

管理区书记白天启和主任赵大华饶有兴致地听着邓玉霞讲完,白天启问道:“小邓,我们的救人英雄钟成在哪?”

邓玉霞指指房间,说:“在我房里呢!”

赵大华说:“我们一起去看看他。”

钟成打开门,邓玉霞介绍说:“这就是小钟!”

白天启走上去,握住钟成的手,说:“小钟,你真了不起!你给我们管理区争光了。“

钟成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碰巧赶上了,小事一桩!”

白天启说:“小钟不错,很谦虚,很低调,这很难得!赵主任,你说我们今天是不是要为小钟接风庆功?”

赵大华说:“应该应该!玉霞,你去弄几个好菜,我们今天喝个痛快!”

邓玉霞说:“好咧!我去准备!”

在邓玉霞做菜的时候,白天启和赵大华把西风管理区的情况向钟成作了介绍。

西风管理区下辖四个自然村,红枫村,绿柳村,黄槐村、香椿村。名字起的都有来由,红枫村是因为有一片红枫林,绿柳村是因为村边柳树成荫,黄槐村是因为村口有一株黄槐树,白杨树则因为是村里人家家户户门前都种有两株香椿树。

都说穷山恶水才出刁民,这几个村风景虽然都很不错,但是人却大都很粗蛮。读书人少,文盲多,穷人多,刁民多。工作不好做,干部弄不好就容易挨打。其他管理区都有十来个正式干部,惟独西风管理区只有四个正式编制。除他们两个之外,还有两名副主任,其他几个都是临时的,要么是从村干部中抽调,要么从社会上招聘。

钟成是第五个正式干部。严格地说也是第四个。因为钟成调来的同时,前年调来的一个年轻人张春亭调走了。

钟成心说,原来我相当于一个替死鬼。

赵大华指着管理区小院西侧的一间房,说:“小钟,今后这件房就是你的宿舍。以前是张春亭在住。钥匙放在门框上边。这里条件差,工作环境恶劣,工作难度会很大,你要做好大硬仗吃大苦的思想准备。”

白天启说:“当然,也不要有畏难情绪。有党和政府撑腰,有党纪国法保护,我们干部搞工作应理直气壮,无所畏惧。”

钟成说:“两位领导请放心,这里的情况我知道一些,我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越是艰苦的环境越能磨练人,这对我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一定在你们两位领导的领导下,排除万难,勇往直前,过五关斩六将,不辱使命。”

白天启听了之后,心里直冷笑,看来这是一个还不曾碰壁的书呆子,幼稚!到这里工作一段时间你就不会这么说了。不过,他脸上还是装出一副很赞赏的表情,说:“小钟,难得你有这份雄心!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赵大华是真的有点赞赏钟成。他感慨道:“白书记,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钟成和刚调走的那个张春亭相比,就强多了。那张春亭来的时候,就一副被搭配边疆充军的倒霉样子,成天垂头丧气,萎靡不振的。他怨天尤人,干任何事情都是一副消极态度,在这里工作两年,基本上就是混。我就瞧不起这样的人。我看好钟成!钟成,你不错!”

钟成:“我主要是觉得人,不应该被环境改变,要努力改变环境。”

白天启仍然把钟成的话理解为书生的豪言壮语。他略带嘲讽地说:“好吧,我们等着你来改变我们西风的环境!”

说话间,邓玉霞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几人来到管理区的食堂,赵大华叫上副主任郑大明,四人围坐一个小圆桌旁,桌上有八九个菜。白天启说:“今天八菜一汤,标准很高的。来,满上!”

管理区食堂准备有红枫村的谢老大酒坊里酿出的散酒,赵大华说:“小钟,你别小看这是农村酒坊酿的散酒,很不错的,人称红枫茅台。我们这里的人都说这酒能滋阴壮阳,男人们晚上想和老婆亲热,往往都要喝上二两。”我们今天喝个痛快!”

钟成喝了一口,果然不错!似乎比那超市卖的好酒也差不到哪里去。他问:“这多少钱一斤!”

“两块五,便宜!价廉物美!钟成感慨道:“同样是好酒,放在超市里,能卖几十几百,放在农村的小酒坊,就只值两块!地位不同,价值不同!”

副主任郑大明一口气喝干一杯,说:“小钟的话很有哲理啊!你瞧瞧,我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能说会道的人才,放在县里市里,就是个人物,放在这倒霉的西风,就是个普通的小吏,小衙役!我同班同学,已经是县委副书记了,我呢!唉!”

白天启批评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同学有当市委领导的。你别怨天尤人,今天我们是给小钟办的接风宴,小钟是新人,将来是我们西风管理区的骨干和主力,你可不要向他散布消极言论!”

郑大明陪笑道:“好,我检讨,罚酒一杯!”

大家都笑了起来!郑大明是个酒鬼,嗜酒如命,每逢参加酒宴,总喜欢主动“罚酒”。

酒过三巡,白天启见钟成已经喝红了脸,就说:“小钟,你怎么样?今天我们喝好不喝醉,你如果差不多了,我们就告一段落。”

钟成说:“谢谢领导关心。我还行!”

郑大明说:“白书记,你真偏心啊!我刚调来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关心我的。你把我灌醉了!”

赵大华说:“这你可是冤枉白书记了!你那天请求自罚,就有五六杯,你不醉才怪呢!”

大家哈哈大笑。

邓玉霞端上一盘西红柿炒蛋,说:“最后一个菜了!领导们,够不够?不够我再弄!”

白天启借着酒意说:“小邓,不用再弄菜了。你就是最好的一盘菜。美女,秀色可餐。我们看一眼你,喝一杯酒。”

白天启对邓玉霞垂涎已久,但因为自己之前犯过作风问题,受过处分,不敢再重蹈覆辙,所以一直都不敢打邓玉霞的主意。

赵大华心说,你这个老流氓,你怎么不提议“亲一口,喝一杯”,那样更带劲!

郑大明说:“白书记说的好!玉霞,我已经看了一眼了,我喝一个!”

邓玉霞笑道:“你以后我就只做饭,不做菜了!你们看着我下饭就行了!”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喝到最后,郑大明先醉了,赵大华和白天启不胜酒力,都纷纷回房睡了!邓玉霞虽然喝得不多,但走起路来脚步有点漂浮。只有钟成没事。

邓玉霞说:“钟成,你酒量真大!把他们全喝趴下了!”

钟成说:“遗传!我爷爷和我父亲也是一斤多的量。不算什么!”

邓玉霞说:“你的行李掉河里了,我那里也没有多的被子,这样,晚上我回娘家睡,你今天就在我房里将就一夜!”

钟成想想,也没其他办法,就说:‘多谢了!”

晚上,钟成久久不能入眠。也许是因为睡在一个美貌女人的被窝里,也许是因为酒喝得多了一些,他下面异乎往日的坚挺。

看来自己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晚上没有女人做伴,日子也真不好过。平时里就蠢蠢欲动,今晚的欲望特别强烈。

在他沉睡的时候,一个人蹑手蹑脚地来到了门前,他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房门。此人用一只长袜遮住脸,只露出一双贼眼。

他关上门,然后脱掉长裤,急急地朝床上扑去。嘴里喊着:“玉霞,玉霞,宝贝,我好想你!我要你!”

钟成在睡梦中突然感到重压,睁开眼睛,发现一个人正压在自己身上乱亲乱咬。下面有一物正顶着自己。

小说《官路雄才》 第八章 西风管理区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修仙小说
  3. 总裁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