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颜夕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们没有在一起

更新时间:2019-03-31 09:40:33

我们没有在一起 已完结

我们没有在一起

来源:连城书盟作者:我爱五花肉 分类:言情 主角:安悦虞靳薄衍

小说主人公是我爱五花肉的小说叫《我们没有在一起》,本小说的作者是安悦虞靳薄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救我外婆的命,我的父亲居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不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鸭子吗!安悦虞很是震惊,因为他的长相实在是很难让人忘记,别说是鸭子,就是正常人里,也找不出几个长得那么好看的,所以就算是她已经喝醉,这张脸仍然是深深地印刻在她脑海里。

  更何况……昨晚酒醉睡梦中,今早床边散落的衣物。

  安悦虞脸上一阵热意。

  靳薄衍看在眼里,不屑的勾勾嘴角,露出一个嘲讽至极的笑。

  “安悦虞?”大长腿迈开,靳薄衍走过来,一把扣住安悦虞的下颚,左右转动着她的脑袋,像是查看一件货物一样,打量着她。

  以一种评估的眼神。

  “唔,不错,真人比照片更像。”靳薄衍挑眉,半是满意的点点头。

  安悦虞虽是不解,但也感觉到了强烈的难堪,她猛地扭头,挣脱他的束缚。

  靳薄衍也不在意,从容的收回手,慢悠悠的后退两步,双手抱胸倚在书桌上。

  “怎么?那么迫不及待想爬我的床?”他嘴角笑意还在,眼底却是一片冰冷,“酒吧的偶遇也是你设计的吧?假装酒醉,恬不知耻的往上凑。”

  原本见到他的那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被这一句话震得荡然无存,安悦虞脸白了几分。

  靳薄衍微微前倾:“桃花眼的女人,都这么不要脸么?”

  安悦虞惊愕的连连后退,摇头否认着:“我没有,那真的是意外。”

  “呵。”靳薄衍冷笑一声,“倒真的是好手段。”

  安悦虞垂首,不打算再辩解。

  既然都已经答应来做人的情妇了,一两句难听的话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呢?

  “行了。出去吧。”靳薄衍不耐烦的挥挥手。

  安悦虞转身就走,片刻都不想再停留。

  不想跟这个恶劣的人继续待在同一间屋子里。

  靳薄衍目光落在关闭的门上,眼底复杂情绪翻腾,最终归于一片平静的暗黑。

  安悦虞出了门就见先前那位给她指路书房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

  “安小姐跟我来吧。”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给安悦虞引路。

  安悦虞微微点头,沉默的跟着这个看起来像是管家一样的人。

  往里走了几步,管家推开门:“这是给您准备的房间。”

  “安小姐平时没什么事就待在房间里了吧。有什么需要的,告诉我就行。”管家态度算不上恭敬,言语间更是有警告的意思。

  好在安悦虞也清楚自己在这里的地位,没有多说什么,礼貌的道谢后,进了房间关上门。

  平心而论,这个房间收拾的很不错,干净整洁,更是比她和外婆租住的房子要大得多。

  只是安悦虞却觉得,这偌大的房间里充满了冰冷的气息,让她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多想无益,安悦虞在房间自带的浴室里洗漱之后,就躺上了床。

  脑海里思绪纷飞。

  一会儿想到还在医院的外婆,一会儿想到绝情的父亲,徘徊不散的却是靳薄衍冷漠的眉眼。

  那人身上的气势如此骇人,她又怎么会把他当作是出来卖身的鸭子呢?真是可笑。安悦虞自嘲的扯扯嘴角,靳薄衍满是恶意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她疲惫的闭上眼睛。

  晶莹的水迹顺着眼角滑下。

  ……

  夜半时分,别墅里一片寂静漆黑。

  安悦虞却是从不怎么美好的梦境中醒来,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肚子里咕咕作响,胃部一阵痉挛,安悦虞像虾一样蜷缩在床上,暗自忍耐了很久,还是受不了了。

  她一把掀开被子,套上衣服裤子,也不开灯,小心翼翼的推门而出。

  昨天早上从酒吧回家,由于太过震惊,安悦虞连午饭都没想起来要吃,而晚上到了吴力家,滴水未沾就被许秘书接走了。

  她本身就因为饮食不规律而有些小胃病,这一整天没吃饭,更是让她的胃部疯狂抗议。

  好不容易下了楼,再小心的挪到厨房门口,安悦虞长吁一口气,四处看了看,把厨房里的壁灯打开。

  就算是饿得不行,良好的家教也不允许她做出随意乱翻别人厨房的行为,所以安悦虞也只是想要看看有没有剩菜剩饭一类的,凑合填饱一下肚子。

  再不然,就看看冰箱里有没有面包什么的……

  吃点剩菜剩饭和面包,应该不至于惹怒靳总吧?安悦虞想着。

  耳边却传来一道低沉不悦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安悦虞吓得浑身一抖,略有些僵硬的转身,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她心里暗叫倒霉,面上扯出一个微笑:“是靳总啊……那个,我不是故意要来翻你家厨房的,我只是太饿了,我昨天一整天都没吃饭。只是想来看看有没有剩菜剩饭……”

  昏黄的灯光下,靳薄衍依旧是一副皱着眉头不耐烦的样子,安悦虞没说完的话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她低头:“对不起。”转身绕过靳薄衍想走。

  “站住。”或许是单薄的背影太黯然,又或许是颤抖的身体太可怜,靳薄衍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叫住了安悦虞。

  安悦虞停下脚步。

  “厨房里有面条,自己煮。”靳薄衍冷冷说完后,自顾自的拉开酒柜门,选了支合心意的波尔多,拿着高脚玻璃杯上了楼。

  听着脚步声逐渐远去,安悦虞如蒙大赦,快手快脚的拿锅烧水。

  准备放面条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刚才看见靳总好像是拿了瓶红酒上楼,虽然她不太懂红酒什么的,但是,空着肚子喝酒,会不舒服的吧?

  这样想着,她又加了把面条进锅。

  细细的面条配上金黄色的鸡蛋,翠绿的青菜,在这样的夜里,格外的诱人。

  安悦虞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端着一碗面上楼。

  本来还在想要怎么样找到靳薄衍的卧室,结果上了楼就看见,书房的灯光透过门缝溢了出来。

  安悦虞迟疑片刻,上前敲门。

  落地窗前自斟自酌的靳薄衍皱了皱眉,沉声道:“进。”

  “靳总。”安悦虞推门进来,“吃点东西再喝酒吧,对身体好。”

  靳薄衍回头看她一眼。

  热气氤氲中,安悦虞的眉眼模糊了不少,却……更像那个人了。

  靳薄衍心里止不住的暴躁:“出去。”

  “靳总……”

  靳薄衍突然放下手里澄清干净的玻璃杯,站起身,一步步逼近。

  “那么晚了,专程送碗面过来?”

  安悦虞懵懂的抬头看他,没懂他的意思。

  “哼,送面只是个幌子吧?特意来勾引我的?”靳薄衍缓缓地勾唇,一个邪气满满的笑,“这么沉不住气?这不过是第一晚,我没碰你,你自己就忍不住了?”

  “你在说什么!”安悦虞下意识的摇头,“我没有。我只是送……唔。”

  靳薄衍一手钳住安悦虞的下颚,强迫她抬头,自己低头,狠狠吻住。

  安悦虞吓得瞪大了眼睛,手里的碗也端不稳的摇晃着,滚烫的汤汁溅在手上,唤醒了被吓懵的她。

  她一手端着碗尽力保持着平衡,另一只手拼了命的推拒着,用力的想把靳薄衍往外推。

  手掌下坚实温暖的胸膛却纹丝不动。

  而她的身上,却有一只温热的手在游走。

  不得已,安悦虞猛地一咬。

  靳薄衍眼神一变,退了开来,唇上有些血色,嘴里也有铁锈味。

  “你敢咬我?”他眼睛微眯,眼神晦涩不明。

  “明明就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装什么纯洁贞女?”盛怒之下,话语愈发的刻薄。

  安悦虞强忍住快要流出的泪水,摇头:“我没有,我……”

  “你没有?”靳薄衍扯扯嘴角,“你没有什么?没有勾引我?没有自己送上门?没有答应做我的情妇?”

  “不是的……我……”安悦虞想要辩解的话语卡在喉咙口,她确实是答应了父亲来做靳总的情妇。

  不管理由是什么,她确实是答应了的……

  “呵。”靳薄衍冷嘲一声,“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桃花眼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安悦虞不知道说什么,只能不停地摇头。

  这副排斥推拒到极点的样子,成功让靳薄衍刚燃起一点的**化为怒火,他懒得再多看她一眼。

  “滚。”

  安悦虞颤抖着手,把面放下,转身就走。

  “站住。”靳薄衍低吼着,“带上你的面,一起滚。”

  安悦虞浑身都在抖,一半惊吓一半委屈,她不发一言,端起面离开。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碗里的面条都凉了,糊成一团,不过安悦虞也顾不上这些了,拿着筷子挑面,大口的吞吃着。

  洗碗的时候觉得手背有些刺痛,低头仔细一看,几个晶亮的小水泡。

  应该是刚才被面汤烫到的。

  安悦虞低头洗碗,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入水池,混着洗碗水,一路流进下水道。

  再次躺回床上,肚子倒是不饿了,心里却是空了一块。

  这不过是她来到靳总家里的第一天,就如此难过。

  之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安悦虞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而斜对面的书房。

  里头的灯,也是亮了整整一夜。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玄幻小说
  3. 悬疑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